RELATEED CONSULTING
相关咨询
选择下列产品马上在线沟通
服务时间:9:30-18:00
你可能遇到了下面的问题
关闭右侧工具栏
《以案说法》第二章 现有技术和现有设计(1)
  • 作者:网络
  • 发表时间:2020-05-29 16:06
  • 来源:中屹知识产权律师

1. 现有技术与现有设计的审查基准


根据《专利法》第22条第5款、第23条第4款的规定,专利法所称的现有技术和现有设计,是指申请日以前在国内外为公众所知的技术和设计。
现有技术与现有设计是专利制度中重要的法律概念,是判断专利申请是否符合授权条件的基础。

判断一项技术或设计是否构成现有技术或设计,通常围绕以下两方面进行:一是所述技术或设计是否为公众所知;二是为公众所知的时间是否早于申请日。

1.1 为公众所知的概念

《专利审查指南》进一步明确,现有技术或现有设计应当在申请日以前处于能够为公众获得的状态,并包含有能够使公众从中得知实质性技术或设计的内容。因此,“公众”“公众能够所知的状态”以及“获知的实质性内容”是正确理解“为公众所知”这一概念的关键因素。

1.1.1 公众与特定人

“为公众所知”的主体是公众,现有技术或设计是否面向公众公开,通常是判断为公众所知首先遇到的问题。这里的公众为专利法意义上的公众,一般指不受特定条件限制的人,但人的数量、地域范围等因素不足以对专利法意义上公众构成限制;而对相应技术或设计内容负有保密义务的人非专利法意义上的公众,属于特定人。

1.1.1.1 公众

某些技术手册的使用者通常是具有相关行业或专业背景的人,但是该技术手册一旦公开出版发行,则使用者的行业或专业背景并不能构成对专利法意义上公众的限制,手册所承载的技术内容已经处于为公众所知的状态。

在第28737号无效决定(201320424967.3)涉及的案件中,请求人提交了由北京包协玻璃容器委员会、北京玻璃总厂科技学术协会出版的《埃姆哈特——行列式制瓶机操作手册》作为证据1,用以证明该手册所披露的技术内容已构成现有技术。该手册通告中记载“操作或维修行列式制瓶机的人员应该透彻熟悉本手册内关于制瓶机操作和使用说明……因此,要求操作和维修人员或者在制瓶机附近区域工作人员经常留心和注意”;对此决定认为,这样的措辞“仅仅表明上述人员应该熟悉本操作手册,并未限定该手册仅对操作或维修行列式制瓶机的人员这一部分人公开,操作或维修行列式制瓶机的人员也不负有对证据1进行保密的义务”,“证据1的发行对象应为公众,而不是特定人,该操作手册处于公开发行的状态”。此外,决定指出,从该手册的编译发行者以及序言可以认定,该手册发行的目的不仅为全行业使用这种设备的用户提供技术信息,帮助其提高生产质量,而且具有面向公众宣传、推广相关设备操作方法的目的,因此,该手册一经出版就处于公众想得知就能够得知的状态。

向社会公开招标所发布的招标文件和公告,尽管其对投标人的资质、信誉、能力有所要求,且需要履行相关手续并购买才能得到招标文件,但其不妨碍公众通过正常渠道能够获知招标文件的内容,则该招标行为仍然是面向公众公开的,不属于向特定人发售的情形。

在第32123号无效决定(201420491206.4)涉及的案件中,请求人提交了招标人为“神华神东煤炭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招标编号为CSIE14032654的招标文件,以及发布于神华招标网的神华神东矿用自救器过渡站设备采购安装总承包招标公告,该公告说明其采用的是公开招标方式,载明凡有意参加投标者请于招标时间到招标地点购买招标文件,同时公告了招标的 时间、地点等信息。针对专利权人关于,因招标文件和公告中对投标人的资质和能力、信誉等有要求,要进行资格审核,并且说明“招标人不得泄露招标投标活动中应当保密的情况和资料”,以及需要在网上完成注册手续并需要购买才能得到招标文件;此次招标是针对特定人的,不是对公众的,招标文件等不构成现有技术的主张;决定认为,“本案中的招标形式属于招标企业向社会公开发售招标文件的公开招标”,招标方对投标人资质等的要求,只是“招标人出于对产品的安全性、产品质量、投标人是否具有履行合同的能力、是否具备足够的生产能力、能否按期交付产品、售后服务是否方便快捷等方面因素的考虑”,是“对投标人的入选范围作出的符合商业习惯的非特定性限制”;而需要注册购买才能获得招标文件,并不妨碍“社会公众通过正常渠道能够获知招标文件的内容”。因此,本案中的招标行为“不属于向特定人发售招标文件的情形”。

限地区发行的刊物,特别是其上印有“限国内发行”字样,在现国内公开发行的刊物,其发行对象仍然是“公众”,而非特定人。不能认为只有在世界范围内发行,其发行的对象才构成专利法意义上的公众。

在第12955号无效决定(00219748.0)涉及的案件中,请求人提交的一本名为《磷肥与复肥》(季刊)的杂志。该杂志上印有“限国内发行”的字样。决定认为:“‘限国内发行’并不说明其为保密、公众不可得知的材料”,并且该杂志“封面上印有‘本杂志愿成为:窥探磷肥工业的窗口,交流各种肥料信息的桥梁,联系矿、工、商的纽带’”,可见该杂志的“目的在于交流信息,其一经发行就已处于公众想得知就能够得知的状态”。

通常,产品用户应当被认为是公众的一部分,其在申请日前通过公开销售渠道得到专利产品,并能够从中获得该专利的实质内容,该专利即丧失新颖性,除非存在法定的、约定的或默示的保密义务使该用户从公众中特定化出来。

在第881号无效决定(93228043.9)涉及的案件中,请求人提交的证据1为某喷射润滑装置于申请日前的销售发票,证据6为该设备的装配图纸,证据9是买方购买该设备的证明,主张该喷射润滑装置在涉案专利申 请日前已经公开销售给鞍钢第一发电厂。在确认该公开销售行为后,决定指出:“一般而言,产品用户应当被认为是公众的一部分,除非存在法定的、约定的或默示的保密义务使该用户从公众中特定化出来。假如产品用户被普遍地排除于公众范畴之外,则《专利法》第22条第2款中国内公开使用的规定将会形同虚设。就本案而言,鞍钢第一发电厂作为一个用户在申请日以前不但已经得到本案专利的喷射润滑装置,而且能够从该装置上获知其实质性技术内容,并且目前尚无证据表明该用户是特定人。”

1.1.1.2 特定人

处于保密状态的技术或设计内容不属于现有技术,那么当其获知者对此负有保密义务,且在获知者未违反义务泄露、传播技术或设计内容的情况下,该技术或设计不能构成现有技术或设计,相应的获得者为从公众中特定化出来的特定人,不属于专利法意义上的公众。

负有保密义务的人一般分为以下两种。

(1)基于法律规定或合同约定负有保密责任的人

根据法律或相关部门规定,应承担保密义务的人员属于特定人,技术内容为特定人所知,并不导致该技术内容公开。例如,国家科委发布实行的《科学技术成果鉴定办法》规定参加鉴定的有关人员应当承担保密义务①,则基于该保密义务,科技行政管理机关、鉴定单位、同行专家以及其他参加技术成果鉴定的人员均属于特定人范畴。

在第335号无效决定(88200179)涉及的案件中,请求人提交了青岛市科委于申请日前对某设备所作的“鉴定意见书”,用于证明该设备因技术成果鉴定构成现有技术。决定认为:国家科委颁发的《科学技术成果鉴定办法》第9条规定,鉴定委员会成员对科技成果的科学价值、技术水平、学术水平、技术成熟性、经济合理性进行审查和评议,并对所鉴定的科技成果承担保密的义务。可见,鉴定会的目的并不是向公众公开技术或推销产品,鉴定会成员负有保密责任,若无证据证明泄密,则他们在申请日前了解相关技术的事实并不导致该技术处于公众想得知就能得知的状态。

如果委托加工合同明确约定受托方负有保密义务,则其显然属于负有保密义务的特定人范畴,在未违反合同约定的情况下,其基于委托加工合同对相关技术或设计内容的了解,以及所实施的加工制造行为不能导致该技术或设计为公众所知。

在第20471号无效决定(200720124202.2)涉及的案件中,请求人提交了专利权人公司(甲方)与请求人威云公司(乙方)在申请日前签订的两份设备加工合同,用以证明在设备加工过程中、运输途中和使用过程中相关技术内容已经处于为公众所知的状态。决定认为,“两份合同的第6条均记载:‘甲方提供的图纸其知识产权归甲方所有,乙方不得对外泄露、对外或自行组织生产,若违反按其产值的30%向甲方支付技术转让费’,可见,威云公司对于其在承揽加工过程中获取的相关信息具有保密义务,因此,在没有充分证据证明相关产品确已在本专利申请日之前处于公开状态的情况下,该委托加工行为本身并不构成专利法意义上的公开,对辊机设备的结构在委托加工过程中并非处于公众想要得知即可得知的状态”。

如果买卖合同约定乙方根据甲方指示制造产品,并由甲方独家收购乙方制造的产品,乙方在一定期限内不得向第三方销售该产品,则合同双方实为委托加工关系,基于合同约定,甲乙方之间的买卖行为并非面向公众的公开销售,相应的技术或设计内容乃至产品的转移也仅限于合同双方之间。因此,不能说明相关信息已经处于合同之外的任意第三方(公众)想得知就能够得知的状态。

在第18935号无效决定(201030186506.9)涉及的案件中,请求人提交了澳门德商朗德公司(甲方)与江苏惠宝翔鹰公司(乙方)于申请日前签订的买卖合同,用以证明相关产品已经在签订合同的三年内销售给甲方。决定认为,根据买卖合同可知,乙方根据甲方发出的订单加工相应的产品并将其发送给甲方,产品名称、规格以及品种均由甲方发出的订单所确定,“合同第13条约定乙方的货物由甲方独家收购,并约定三年之内不向第三方销售产品的条件,因此江苏惠宝翔鹰金属制品有限公司与澳门德商朗德 公司之间的买卖关系属于特定的销售关系”。即“如果合同约定乙方根据甲方指示制造产品并由甲方独家收购乙方制造的产品,并约定乙方在一定期限内不得向第三方销售该产品,则甲乙双方之间的产品交付行为只是所述产品控制权在合同双方之间的转移,并不能说明该产品交付时其外观设计处于合同之外的任意第三方(即公众)想得知即可得知的状态”。“该合同双方之间附条件的买卖行为并不属于专利法意义上的公开销售,合同产品的外观设计也不构成涉案专利的现有设计”。

(2)根据社会观念或商业习惯承担默契保密义务的人

在为完成产品研发而订立的试制协议中,双方当事人属于产品研发过程中的合作者,试制开发是在具有特定关系的人之间进行的,其目的在于完善产品,而非面向公众的推广使用;那么应当认为被委托的试制方对相关的技术内容负有默契的保密义务,属于特定人。这种试制研发行为尚不足以证明该内容在涉案专利申请日前已处于公众能够得知的状态。

在第1399号无效决定(91215430.6)涉及的案件中,作为使用公开的证据为请求人与阿胶厂在申请日就开发“铝质开孔方便盖”签订的协议,以及请求人将1500只白色带孔铝盖作为试样品送到阿胶厂的送货通知单和送货单存根。其中的协议记载:阿胶厂向请求人提出改进要求,阿胶厂同意在请求人试制成功后使用其生产的产品,并在试制过程中积极配合并提供必要的方便;而两张送货单据(证据8、9)的“名称及规格”栏上,填写了“白色带孔铝盖”,其相应的“数量”栏上填写有“1500只”,相应的备注栏上填写有“(试样品)”。决定认为,“一项发明创造能否实现其发明目的,能否达到所期望的效果,通常需要通过试用来加以检验。如果这样的试用是在特定关系人之间进行,则不构成专利法所称的公开使用”。“鉴于上述协议以及证据8、9上注明1500只白色带孔铝盖为‘试样品’,因此,请求人将1500只白色带孔铝盖提供给阿胶厂的目的在于对盖的可靠性进行试验,以进行改进,其行为不是公开销售行为,该行为尚不能构成白色带孔铝盖的公开使用”。

判断技术开发合作项目是否处于为公众所知,需要结合项目实施范围、运作方式及实际控制权的归属、项目参与者的权利义务以及项目实际控制 方或利益方的真实意思表示进行分析,考察从中获得相关技术或设计内容的人是否属于特定人。

在第19077号无效决定(200920053300.0)涉及的案件中,请求人提交的证据5是呈贡县科学技术和信息化局(简称呈贡县科技局)出具的证明,并附有《呈贡县花卉产业科技示范工程项目验收材料》,口头审理时呈贡县科技局的两位项目负责人出庭作证,请求人主张上述验收材料所示花卉立式容器在该项目实施期间已经构成公开使用。根据上述验收材料的记载,该项目的“主要目标和研究内容”是“培育新品种,申报植物新品种产权”和“对采后处理技术、机械包装技术、冷链技术等进行开发运用,申请专利保护”;该项目的实施范围及运作方式是市科技局作为甲方提供专项经费,负责合同履行期间的检查、监督和管理以及项目完成后的验收,县科技局作为乙方负责组织、协调并落实丙方四家企业实施本项目,并采用“企业(丙方)+农户”的形式,由丙方培训本县农户种植花卉新品种。证人出庭作证时表示,在百合新品种和冷链运输技术的研发和农户种植过程中,所述项目的丙方与农户签订协议,并对新品种种苗和冷链运输所使用的保鲜桶予以回收;参加该项目验收的评审专家对该项目负有保密义务。据此,决定认为,“通常情况下,(科技)‘示范工程’的目的在于通过先进技术的实施、推广及其示范效应促进当地相关产业的发展”,但就本案而言,该项目的“实施范围以及项目的运作均与通常情况下的‘示范工程’存在明显不同”,该项目“是在一个特定的范围内实施的”,并未向项目实施方以外的公司或个人进行推广,签约农户也不具有自主种植、销售花卉的权利,其所涉及的产品尚处于开发与研究阶段,从种苗到采后处理技术、自动包装技术、含水冷链运输及其设备的实际控制权仍为项目实施方,并且如果“为了通过申请专利的方式对相关的技术方案加以保护,申请人及相关单位至少在专利申请日之前应使相关技术方案处于保密状态”,综上,项目的各方参与者均属于特定人,其通过该项目的实施获知相关技术内容不能构成为公众所知的现有技术。

对于因合并或者分立引起的公司变更,基于商业习惯,变更前后的公司主体之间应具有默契保密义务,公司相关人员属于特定人范畴。

在第19782号无效决定(03256847.9)涉及的案件中,请求人提交了一份公证书,公证内容涉及对广州电池厂使用的AVR6型设备、设计图、设备的记账凭证以及设备领用单进行证据保全,内附广州电池厂吸收合并广州日用机械厂的公示文件以及固定资产盘点表。请求人使用该证据用于证明广州电池厂于申请日前已从广州日用机械厂获得AVR6型设备并公开使用,其设计图纸公开了涉案专利的相关技术特征。对此,决定认为,根据公证书中“《广州轻工集团有限公司文件》标题为‘关于由广州电池厂吸收合并广州日用机械厂的通知’,结合其落款时间可确定,早在1997年4月28日广州电池厂已经吸收合并广州日用机械厂”。而公证书“第3页的设备领用单记载时间为1998年3月6日,这表明,广州电池厂在领用AVR6型浆层纸入筒机时,其已经吸收合并广州日用机械厂。此时,这种设备流转属于广州电池厂内部行为,不同于对外销售等专利法意义上的公开行为。其次,证据1中的AVR6型浆层纸入筒机设计图纸为企业内部资料。一般而言,设计图纸包含需要保密的技术信息,不会对外公开”,即这种设备流转属于广州电池厂与广州日用机械厂合并后的公司内部行为,广州电池厂不能被视为非特定商业主体,是具有默契保密义务的。因此,通常情况下公司变更导致的设备流转不构成上述设备所附技术信息向公众传播的途径,不能等同于通过销售途径使公众可获知的使用公开行为。

根据商业习惯,企业在制造新产品时为了最大限度地占据市场份额以获取经济利益,一般不会将该产品的技术内容向公众开放,这属于为企业自身利益而默契保密的情形。

若主张专利技术在申请日前已经进行了能够使公众得知其技术内容的制造,则应当有证据证明所述的制造是公开的,即已经达到公众中任何人能够接触该制造过程的状态的程度。

在第1208号无效决定(89211969.1)涉及的案件中,请求人提交了证据用于证明1988年湖南省机械进出口公司分配请求人和邵阳市五金厂依据外商提供的样品和图纸加工塑料膨胀螺母,证据包括为证明所述塑料膨胀螺母结构的图纸、塑料膨胀螺母样品,以及湖南省机械进出口公司、外商公司的证明。决定认为,“根据商业习惯,企业在制造新产品时为了本企业 最大限度地占据市场份额以获取经济利益,不会将该新产品的技术信息向公众或同业竞争对手开放,这是为自己的利益而默契保密的情形。如请求人主张1988年请求人制造塑料膨胀螺母是公开进行的,应当负有举证责任,但是目前的证据中没有看到公开制造的证据”。

1.1.2 能够为公众获得的状态

《专利审查指南》强调为公众所知是一种能够为公众获得的状态,它并不要求公众必须实际获得,是一种公众想要得知就能得知的状态,但这种状态必须实际存在,而不能仅仅是一种有可能存在的状态。

如果请求人主张通过公开销售产品使得该产品的技术信息处于公众想得知就能够得知的状态,则当事人必须举证证明这种销售状态客观存在。

在第31047号无效决定(201420373531.0)涉及的案件中,请求人提交了用于保全其在涉案专利申请日后购买HX80气动液压千斤顶的公证书,并主张该产品已于铭牌上的出厂日处于被销售状态。决定认为,“对于专利法意义上的使用公开,应当有相应的证据证明通过使用公开的方式导致技术方案处于公众可以得知的状态,而且‘技术方案处于公众可以得知的状态’指的是公众想得知就可以得知、可以获得的状态在事实上已经存在,而不仅仅是指出一种可能性”。“而铭牌是固定在产品上向用户提供厂家商标识别、品牌区分,产品参数铭记等信息的标牌,铭牌的主要作用是用来记载设备自身的生产厂家及额定工作情况下的一些技术数据,通常并不作为记录或反映具体销售事实的凭证”。“铭牌通常在产品生产制造环节由生产厂家在产品完成后进行安装和标示,而销售事实则是由合同的双方当事人在履行合同时所发生的,两者属于不同的环节,两者的行为主体也有可能是不同的主体,因此,虽然存在产品出厂后即进行销售的可能性,但也并不能排除产品出厂后经过一段时间再销售的可能性,而且请求人也未提供任何证据可以证明在相关行业中仅以产品铭牌的出厂日期而可以当然认为销售行为必然已经发生,所以,对于本案中产品铭牌上的出厂日期与产品的实际销售日期之间并没有必然的确定时间关系”。“在本案中,产品铭牌上的出厂日期2014年5月21日虽然略早于本专利申请日2014年7月3日,但两者在时间上也较为接近,进一步使得该产品的实际销售日期 与本专利申请日之间存在着不确定性”。

有关技术或设计内容通过使用公开方式为公众所知,是指该技术或设计内容在申请日前通过该方式处于公众能够获得的状态,这种状态必须已经实际存在。对于某些产品设备,其组装下线标记的出厂日并不能当然等同于公开日,此时若以销售公开主张其为公众所知,应当有证据证明其实际上已经处于公开销售状态,不能仅仅是一种有可能进入销售渠道的不确定状态。

在第17491号无效决定(200530143944.6)涉及的案件中,请求人提交了公安局交警支队签发的机动车登记证书,证书除了记载机动车登记编号、车辆品牌车辆登记日期等信息外,还记载了该车辆的出厂日期为2005年12月6日,请求人主张车辆已在涉案专利申请日2015年12月20日前出厂,且“一件产品出厂后摆在摊位或者摆在柜台不一定立即销售出去,但它已经处于任何人想得知就能够得知的公开状态,出厂日即为公开日,该车属于现有设计”;在口头审理中请求人进一步提出,比照《专利审查指南》将出版物的印刷日视为公开日的规定,车辆的出场日也应视为其公开日。专利权人则认为车辆的出厂日期并非公开使用的日期。决定认为,本案请求人提出的无效宣告请求是否成立,关键在于对于汽车产品而言,车辆自身标记的出厂日期,即机动车登记证上标注的车辆出厂日期是否足以表明,于该日起所述产品已经足以让公众中任何人想得知即可得知,即已经处于公众能够获得的状态。“处于公众可以得知的状态”,是构成现有技术和现有设计的最为实质性的条件,且这种状态必须实际存在,并非仅仅是一种可能性。对此,“请求人提交的证据还不足以证明,所述汽车在标记出厂日期后立即进入了销售渠道,向公众展示、供公众挑选;并且鉴于实际生产中,许多产品,特别是车辆,一般在生产线上整车组装完毕后即打印标记出厂日期,很多车辆也不会下线后立即进入市场销售环节,通过销售、销售展示等使社会公众接触所述车辆,了解其整体外观设计。‘出厂日’顾名思义为车辆出厂的日期,即使不考虑实际生产中的惯例,在没有证据证明出厂日后立即进入公开销售渠道,可以向公众展示、被公众挑选的情况下,且没有证据证明出厂日后车辆以其他方式向公众公开的情况下, 不足以认定出厂即已经使产品处于公众想得知就可得知的公开状态。实际上,虽然存在车辆下线当日即进入市场销售渠道,展示给公众,甚至已经销售给公众的可能性,但也有许多车辆标记出厂日后并未立即进入销售环节”。

1.1.3 能够得知的内容

判断构成现有技术,除了要满足在申请日以前处于能够为公众获得的状态的要求,《专利审查指南》还规定了公开的信息应当包含有能够使公众从中得知实质性技术知识的内容。公开使用能够使产品处于为公众获得的状态,但对于那些不能仅从外观上获知产品内部结构、组成和功能等信息的产品,公众可以通过其他正当方法从中获知实质性技术信息的,仍然构成使用公开,这些方法包括破坏性拆解、借助已有的仪器设备或检测方法进行分析检测等。

对于涉案专利申请日前已经公开销售的产品,如果本领域技术人员通过申请日前所属领域已有的方法能够得知该产品的组成或结构,则其技术信息在涉案专利申请日前已经为公众所知,构成现有技术。

在第21569号无效决定(200810045235.7)涉及的案件中,涉案专利要求保护的是一种硅酸锆陶瓷喷砂珠,权利要求1具体限定了其化学组成。决定认为,根据证据4,即生效的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2009)沪高民三(知)终字第137号民事判决书查明并记载的事实:原审法院查明上海西普锆制品有限公司于2008年1月21日购买了B60(0.063mm~0.125mm)和B120(0.125mm~0.250mm)两种规格的陶瓷丸,该购买过程由上海市黄浦区第一公证处进行现场公证并对两种陶瓷丸进行证据保全,而后由原审法院委托中国科学院上海硅酸盐研究所对其进行化学成分分析,中国科学院上海硅酸盐研究所于2009年4月13日出具了《分析测试报告》,报告中记载了上述两种陶瓷丸的化学组成。基于此,涉案专利的“陶瓷丸为申请日前在市场上购买获得,且其化学成分是本领域技术人员采用涉案专利申请日之前本领域已有的测试方法可以测定的,由此,在涉案专利申请日之前B60(0.063mm~0.125mm)和B120(0.125mm~0.250mm)陶瓷丸的公开销售行为导致了其化学成分处于公众想得知就能得知的状态,构成了《专利审查指南》中规定的使用公开,即B60(0.063mm~0.125mm)和B120 (0.125mm~0.250mm)陶瓷丸的化学成分构成了涉案专利的现有技术”。

对于某些人员参观施工现场是否导致其施工技术使用公开的情形,除了应当着重考虑参观人员是否是受限制的特定人、参观人员的参观目的等因素外,还应当考虑施工工程的实际情况,具体分析是否能够通过参观使参观人员获得相应的实质性技术内容。

在第19287号无效决定(200510100795.4)涉及的案件中,涉案专利保护一种箱型桥梁的桥式盾构施工方法,请求人提交了申请日前《郑州晚报》的相关新闻报道,该新闻报道了采用“桥式盾构顶进法”施工的某项目,以及来源于施工方官方网站的网页,网页包括上述项目在顶进施工过程中的照片,以及“业主多次组织各市政施工单位进行现场参观”的说明。请求人主张上述证据可以证明相关技术方案已在该项目实施中公开使用。决定认为,虽然上述报纸和网页报道可以证明采用了“桥式盾构顶进法”的某项目于涉案专利申请日之前已经开工,并允许记者、其他市政施工单位进行现场参观,本专利保护的箱型桥梁的桥式盾构施工方法,“在实际工程的应用中具有阶段性和一定的难度,其所采用的设备——盾构本身也属于大型设备,因此与结构相对简单的产品或者较为简单的方法相比,即使在该方法的实施过程中,相关人员进行了参观,也不能说明参观人员必定能够知晓所述的‘桥式盾构’施工法施工的全过程,同时请求人也未提供证据证明参观者对工程的介入程度”,请求人提交的证据“无论其文字还是图片均未公开具体的桥式盾构方法,并且根据其中所述的‘目前左孔箱涵已预制完毕,预计7月份可以顶进到位’可知,在发布该新闻之前,该项目的顶进工程并未实际完成”,在没有进一步证据证明施工现场允许任何人进入参观,以及目前的参观人员实际参观的实质性技术内容的情况下,不足以得出该项目的施工已经构成施工方法的使用公开。

(特别注明:本文转载于公众号“赋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