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ED CONSULTING
相关咨询
选择下列产品马上在线沟通
服务时间:9:30-18:00
你可能遇到了下面的问题
关闭右侧工具栏

专利诉讼原告申请诉中禁令遭法院驳回

  • 作者:中屹知识产权团队
  • 发表时间:2019-07-17 09:24
  • 来源:未知

因本案委托方基于和谐共处、低调竞争的考量,故仅有限披露有关案情。
 
案情简介:

**娱乐股份有限公司诉广州市**动漫有限公司、东莞**塑料制品有限公司、东莞**玩具实业有限公司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专利号分别为ZL201120423***.1、ZL201120248***.4)纠纷两案。**娱乐股份有限公司作为申请人在上述两案中申请诉中禁令,请求责令被告广州市**动漫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被申请人一)、东莞**塑料制品有限公司、东莞**玩具实业有限公司停止继续生产、销售侵犯其ZL201120423***.1、ZL201120248***.4号专利产品的行为。

中屹知识产权团队作为被告的代理律师,认为此时原告在诉中申请禁令,如获法院支持,不管最终纠纷两案判决认定专利侵权是否成立,都将对被告造成不可逆的损害。中屹专利律师就此问题,在听证程序中充分发表了意见,并向合议庭提交了书面的代理意见,法院最终采信了中屹专利律师的代理意见,驳回了申请人在上述两案中提出的诉中禁令申请。

代理意见全文如下:


对于行为保全申请的代理意见

尊敬的合议庭:

贵院受理了原告**娱乐股份有限公司诉广州市**动漫玩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等侵害其实用新型专利两案,为(2018)粤73民初13**、13**号案。原告同时向贵院申请了财产保全和行为保全。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公司委托,就行为保全事宜发表以下代理意见。


一、被诉产品不侵犯原告专利权,原告在两案中不存在胜诉的可能性。

1、被诉系列产品均是**公司于2016年度研发推出的完全自主创新的新型陀螺玩具,申请人就此申请有:即将授权的发明专利20161054****.X,已经授权的实用新型20162072****.6

2、涉案专利和被诉产品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种毫无关联的技术方案,原告的对比完全是指鹿为马,肆意等同,其实用新型所解决的技术问题和保护的技术方案对于被诉产品而言,不但完全用不上,反而会降低产品的结构强度,也无法于中心位置安置磁铁,不适于被诉产品的全新玩法。

3、**公司提供给合议庭两案的技术比对意见(见附件1和2),被诉系列产品,均不落入涉案两实用新型的保护范围。

4、**公司已委托北京**知识产权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相关司法鉴定意见,该意见也认定被诉产品不落入涉案两实用新型的保护范围。


二、原告涉案两实用新型的稳定性存在问题,**公司已提无效宣告请求。

**公司在收到诉讼之后,即刻启动了对涉案两实用新型的检索,发现涉案专利不符合专利性,据此,**公司已经提起无效宣告请求,专利复审委员会也已经正式受理对涉案两实用新型的无效宣告请求。


三、被诉产品为**公司专利产品,原告从未生产销售该类新产品,无从谈起对其造成难以弥补的损害。(包括后证据11)

被诉产品属于**公司独创的全新陀螺产品,在此之前没有任何此类陀螺及玩法,包括原告亦从未生产和销售该类陀螺。(若有原告生产销售这类**公司的专利产品,**公司势必维权。)

基于该客观事实,涉案的被诉系列产品属于全新的陀螺玩具,其形成的也是一块全新的细分市场,这块市场有且只有**公司在开拓,原告根本就没有参与也不能参与,原被告之间不存在市场竞争。据此,对于原告而言不存在市场利益,无利益又从何谈起损害,更不要说是难以弥补的损害。


四、被告有足够的经济能力支付赔偿,如果最终判定侵权成立,被告的损失完全可以通过随后的实体判决赔偿中获得弥补,本案不具有颁发禁令的紧迫性。

原告就此两案,向贵院同时申请了高达一千万的高额财产保全,也实实在在的冻结了被告**公司公账上的一千万流动资金。

诉中/前禁令(行为保全)作为一种严厉的提前介入的救济措施,本案中,无证据表明权利人的声誉受到了侵害,且被申请人有足够的能力支付赔偿,权利人所遭受的侵权损失可待判决生效后按判赔数额从已查封的一千万元资金中进行划扣,也就是说,如果最终判定侵权成立,被告的损失完全可以通过随后的实体判决赔偿中获得弥补,本案不具有颁发禁令的紧迫性。


五、原告自己亦未制造和销售涉案的实用新型产品。

原告不但没有制造和销售涉案的被诉产品,而且,据被告的市场了解,截止目前,原告亦未制造和销售涉案的实用新型产品。

原告理应充分的举证证明,这也是申请诉前禁令(行为保全)的具体要求之一。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查知识产权与竞争纠纷行为保全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征求意见稿-20150226)》第八条中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一般认为不属于给申请人造成难以弥补的损害:(二)知识产权权利人作为申请人无合理理由未使用或者实施相关知识产权且未计划使用或者实施的。


六、若采取保全措施将对**公司造成整个产品线的损害,这将是对一个创新公司的直接扼杀。

**公司成立于2009年,专注为3-12岁的孩童创造新奇有趣的益智玩具,是一家集动画片策划和投资、玩具产品创意设计、开发生产、销售和推广为一体的动漫玩具企业。自成立以来,公司的核心团队已成功推出了多个动漫衍生玩具和广告衍生玩具项目,获得了市场的高度认可,创造了令人瞩目的销售业绩,深受世界各地儿童的喜爱。

**公司的益智玩具除了被诉“**陀螺”系列之外,还有多达十余个系列的非陀螺玩具。若是贵院出具诉前禁令裁定,尽管是只针对“**陀螺”系列产品,但必将给法律意识不全的**公司经销商、合作伙伴等造成巨大的恐慌,再加上原告的利用,**公司的整个产品线必将全面陷入停销危机。这种危机可以直接扼杀**公司,更何况贵院还已冻结**公司一千万的流动资金。


这种损害对于**公司而言,是不可逆的,没有可能说被告胜诉后要求原告赔偿就能够恢复或弥补的,原告正是基于此才恶意高额财保且申请诉前禁令,恳请贵院慎重!

七、原告实属恶意诉讼,其已经大肆宣传案件,并恶意威胁**公司的合作商家,原告的诉讼是处心积虑打压竞争对手,有悖公平竞争的商业道德。

八、**公司自成立以来,一直非常重视和尊重知识产权,依法合规经营,从未侵犯过任何人的合法知识产权,对自有知识产权也充分保护。

**公司自2011年至今,已申报专利共计135项。

综上,恳请合议庭客观公正审查,驳回原告的恶意申请,维护制造业的正常竞争秩序,维护合法经营者的合法权益。

谨此代理意见!


 
审判结果:

驳回申请人(原告)**娱乐股份有限公司在本两案中提出的诉中禁令申请。
 
本案的最终结果是原告的两实用新型专利均在无效程序中丧失了诉讼的权利基础,同时,中屹专利律师代理的被告关联案件,福州中院知识产权法庭认定被告的产品均不落入原告两专利的保护范围,驳回原告全部诉讼请求,且判决已生效。